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喜迎十九大不忘老革命

发布时间: 2017-09-07
放大缩小

《雷锋杂志社师志伟报道》 

今年是毛泽东同志领导的秋收起义90周年。秋收起义在我党领导的革命斗争中占有辉煌的一页,中国革命从此走上了党领导人民武装,农村包围城市的正确道路。秋收起义培养了一大批建国立业的干部,锻造了人民军队。我们的父亲潘心元同志在秋收起义时任中共浏阳县委书记,浏阳是秋收起义的主战场,浏阳工农武装也是毛泽东在秋收起义中依赖的主力之一,潘心元在秋收起义中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要讲述潘心元参加秋收起义,还要从他较早认识到工农武装的重要性,在湖南农民运动中率先抓枪杆子说起。一九二六年十月,中共浏阳县委成立,潘心元当选为第一任浏阳地方委员会书记。在中共湖南区委的领导下,浏阳县广泛开展工农运动,打倒土豪劣绅,一切权力归农会,推翻地主武装,建立工农武装。在毛泽东同志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时,浏阳已有农会会员三十多万人。在与封建地主斗争实践中潘心元体会到工农掌握武装的重要性。一九二六年八月,浏阳就组建了工人纠察队,各乡也成立了农民自卫队。但这些组织主要武器大多是梭标大刀,只有工人纠察队掌握了少量枪支。一九二七年二月四日(大年初二),县党部依惯例召开全县各界人士代表参加的会议,当地又叫“吃春酒”,并邀请了21个团防局和县团防局头头参加。对这次会议潘心元做了精心安排,在会场周围布满了农会会员。酒过三巡后,县农会委员长罗纳川宣布,从即日起,所有团防武装一律收缴农会,否则后果自负。接着潘心元又严肃宣布:今天就是一个接收会,责令各团防局将全部枪支移交所在区的农民协会接收,各团防局限期交出团防经费,并进行清查。这一下会场里就像炸开了锅,团总们才领悟到今天是“鸿门宴”,要收他们的枪,这等于要他们的命,个别人还想闹事,但看到会场已被手持梭标的农会员们围得水泄不通,只好乖乖签字画押,表示同意交出所掌握的枪支弹药。就这样,县委就兵不刃血地收缴了700多支枪支及弹药,28日,潘心元利用召开浏阳各界民众庆祝北伐胜利万人大会,又收缴了县警备队全部枪支。一九二七年三月,浏阳县委成立了有1000多人组成的浏阳工农义勇队,后来浏阳工农义勇队不断壮大发展。一九二七年四月,作为湖南的9名代表之一潘心元出席了在湖北武昌举行的党的五次代表大会。在会上潘心元极力支持毛泽东提出的关于建立农村政权和武装农民的主张。在代表团讨论会上,潘心元的发言最激烈,当时他就提出要举行两湖暴动。在会议期间还给浏阳县委写信,要他们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必须加强武装斗争,不断扩大武装斗争,要力争在很短时间内,成立一个师,搞到三千支枪…。“五大”结束后潘心元回到浏阳,全力投入到发展工农武装的工作,加强对工农义勇队的政治、军事训练,并提出“凡不愿意给农民的团防枪支,一律用武力围缴,并将全县所有农民及工人的零星武装集中起来……。”一九二七年五月,湖南省会长沙爆发“马日事变”,国民党反动派疯狂镇压、报复、屠杀共产党和革命群众。湖南省委和省农协决定组织长沙周围各县十万工农武装分四路向长沙进攻,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其中第三    路就是潘心元领导的浏阳工农武装。在得知关于围攻长沙的决定后;潘心元立即召开县委紧急会议,向全县下达动员令,组织四乡农民动员起来踊跃参军参战。全县共动员五万余人。五月三十日,潘心元在永安市成立攻城前线指挥部,潘心元担任总指挥。五月三十一日,围攻长沙的战斗打响。浏阳县和长沙东乡的农军浩浩荡荡向长沙迸发。对此潘心元曾经描述:“前卫已达长沙之黄花市,隔城二十余里,后面的农民还是络绎不绝地前进,自浏上东到浏下北,约200里,途中不断,全县各地放哨,通宵不停,农民接济粮食之车担,随时随地可以迂到。当时群众中呼出的口号有‘灭此朝食,投标断流’二语”。各路农民武装按照预先的计划向长沙进军,已构成对长沙的战略包围,这时的长沙已是四面楚歌,充满了恐慌,连马日事变的罪魁祸首许克祥也惶惶不可终日,向上级发紧急电报。但是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党中央却采取了右倾投降主义,向湖南省委下达了停止进攻的训令,各地农军接到的命令后大都停止了进攻而撤退。只有浏阳农军未接到撤退命令,继续向长沙市区进攻。一路打到小吴门、韭菜园,一路打到南门口、浏阳门一带。由于各路农军都已撤退,敌人得以合力围攻浏阳农军,使浏阳农军四面受敌.孤军奋战。潘心元眼看大好形势被葬送,战友们纷纷倒下,气的咬牙切齿,只好忍痛下令撤退。这次进攻长沙?浏阳农军损失枪支一百多支,被捕和牺牲的有数千人。十万农军扑城失败后,国民党反动派残酷镇压工农革命运动,浏阳更是一片白色恐怖。为了保存革命力量,潘心元将浏阳工农义勇军撤离到江西长寿街,后准备参加南昌起义,但因故没有赶上。八月初潘心元将部队开往赣边界的铜鼓进行修整。然后潘心元与李信去安源找省委汇报,请示以后的任务。

一九二七年党的“八·七”会议批判和纠正了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确立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并决定派毛泽东同志回到湖南领导秋收起义。816日湖南省委在长沙召开了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改组了湖南省委。818-30日,湖南省委连续召开会议,主要是分析湖南的革命形势,讨论了秋收起义的有关问题。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制订了秋收起义的纲领和计划,旗帜鲜明地打出共产党的旗帜,与国民党相对抗。831日,毛泽东到安源,领导部署秋收起义。潘心元恰好也在这一天到了安源。在安源党组织的安排下,潘心元很快与毛泽东见了面。毛泽东把党中央的用革命的武装反对国民党的反革命武装,举行秋收起义的决议告诉了潘心元。潘心元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跳了起来,他将浏阳及周边各县的形势,以及浏阳工农义勇队、平江工农义勇队,中央警卫团等工农武装的情况向毛泽东做了介绍。91日,毛泽东在安源张家湾召开了军事会议,具体部署秋收起义。参加会议的有潘心元、蔡以忱、宁迪卿、杨俊、王新亚等。毛泽东在会议上说,两湖暴动是我在中央时决走的,湖南指挥暴动机关分为两个,一个是前敌委员会,以毛泽东为书记,一个是行动委员会,以易礼容为书记。各县都已准备农民暴动,希望潘心元同志将军队的情况作详细的报告。潘心元详细介绍了湘赣边的形势和平、测、礼各县部队的情况。会议决定组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第一团为驻修水的部队;第二团为驻安源的工农武装;第三团为驻铜鼓的浏阳工农义勇队,三团团长是苏先骏,潘心元为党代表。三路分别从修水、安源、浏阳举行暴动,然后向长沙进攻。97日毛泽东由潘心元、刘建中陪同前往铜鼓指挥第三团行动。一路上毛泽东装作安源煤矿的采购员,潘心元装作富商打扮,寸步不离毛泽东,随时准备应付发生的危情。99日这天,毛泽东、潘心元来到浏阳张坊一个叫七溪坳的地方,突然迂到团防局的巡逻团丁进行盘查,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潘心元是浏阳入,会讲浏阳话而且他从来就胆大机智,子多,当地人都叫他“潘博士”。他立即上前答话,“老总,我们是去万载做夏布生意的,路过这里,请多多包涵啰!”团丁们吼道不管是谁,老子都要检查,说着就要上前搜查。潘心元又嬉笑地说,老总,生意人在外,全靠朋友帮忙,请高抬贵手。一边将手伸进长衫口袋,顺手掏出一把大洋撒在地上,几个团丁见状争先恐后就去捡钱。潘心元见为首的团丁没动,又把戴在手上的一只结婚纪念金戒指扔在他脚下,一边示意毛泽东赶快离开这里,到树林里躲起来好脱身。潘心元没有跑,他对追赶的团丁们装腔作势摆架子大骂:“你们浏阳县捕什么名堂,光天化曰之下搓路抢劫,老子从省里动身经过浏阳县时,你们县衙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我要到省里去告你们”。团丁们见潘心元好大的口气,一付有来头的样子,只好把他带到团防局去。毛泽东脱离团丁们的纠缠盘查后,在当地农民的帮助下,顺利到达铜鼓三团驻地,指挥了起义。毛泽东和潘心元在浏阳迂险,潘心元在一九二九年写给中央的《湘东各县工作报告》中有记述:在这三路中,又以浏阳为主力军,因为这路军事实力雄厚,地势较险,浏阳又逼近长沙,进可以战,退可以守,我们的计划决定以后,便分头工作,我和毛泽东同志便赴铜鼓去指挥三路工作,途中我被捕入狱,因此只救了毛同志一人赴铜鼓。在谢觉哉等前辈的回忆录中都提到这件事,毛泽东后来还曾对他人说过,潘心元是他的“救命菩萨”。

秋收起义打响后,一、一、三团相继在战斗取得一些胜利,一度打下了长寿街、礼陵县城、浏阳县城,但接下来遭到失利,各团都受到了严重损失。这时处于敌强我弱的形势

    于是当即召开三团干部会议,决定放弃攻打长沙的计划,向文家市集中,开始向井冈山迸发,开辟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毛泽东在张坊脱险后,潘心元被关到团防局。他又刷起打派头来,在班房里大吵大闹,骂团防局是土匪,一会儿儿唱京戏、一会儿读唐诗,吃饭要吃好酒好菜,闹的团防局不得安宁。于是团总就要把他送到县团防局去。在去浏阳县的路上,潘心元装成一个疯疯癫癫的阔少爷,使得团丁们放松了对他的警惕,在离城三十多里路一个叫炭棚的地方,潘心元骗过团丁也机智的逃脱了。

    第二天潘心元来到了浏阳县城,在一个地下党关系家里藏了起来,916日。王新亚指挥起义军二团攻占了浏阳县城。王攻占了县城以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产生麻痹轻敌思想,放松了警惕,甚至下命令全团放假3天。潘心元与王新亚见面后,向他说浏阳现在是一座孤城,必争之地,敌人必然会来反扑争夺,最好将部队撤到城外,与三团靠拢呼应,乘胜追击敌人,但王新亚拒绝了潘心元的建议,潘心元几次劝说他,他不但不听,还嫌潘心元啰里啰嗦。果不出潘心元所料,第二天(917日)下午敌人调集数营兵力围攻浏阳县城。浏阳陷于优势敌人的重围,由于王新亚疏于防备,部队仓促应战,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部队大部被打散,损失兵力三分之二。在这种情况下潘心元、王新亚只好带领剩余部队突出县城,到达枫林铺,清点人数,结果2000的部队这时只剩下120多支枪?130余人。王新亚见状完全丧失了信心,当天晚上趁着宿营的机会,带着卫队和一些干部跑了。由于二团战士不认识潘心元,不知他是什么身份,不听他的指挥,随后也都各自散了。潘心元只好和慕容楚强、刘少林往铜鼓方向去,寻找毛泽东指挥的第三团,路上得知毛泽东已带领起义部队从文家市向井冈山迸发了,潘心元只好返回浏阳重新开展武装斗争。

一九二七年十月初,潘心元与平、浏、礼特委书记夏明翰接上关系,恢复了浏阳县委,潘心元仍任县委书记,后相继担任湘东特委副书记、省农委书记。一九二九年九月,潘心元化名彭清泉,受党中央委派以中央巡视员的身份去湘赣边界巡视并指导工作。一九三0年二月七日陂头会议上,潘心元被选为统辖红四军、红五军,红六军的红军总前委的五常委之一,其余四人为,毛泽东、刘士奇、曾山、朱德,并担任过红四军、红三军政委,一九三0年九月,中央重新整顿在浙南的红十三军,任命潘心元为红十三军政委。一九三0年十二月潘心元被捕牺牲,享年27岁。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