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中心 > 第二课堂

跳槽不过是又一场毕业而已

发布时间: 2015-01-06
放大缩小

  抱怨必须马上停止,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不要关注那些无谓的细节,关键在于新的工作能不能给你创造平台与未来发展的空间。放下抵触情绪后,我开始用另一个角度想问题。

  几个月前我从工作7年的单位辞职了。那是一家事业单位,数十年的岁月为它积累了名声和人情味,当然还有迟暮的气息。我刚毕业就在那里工作,在核心部门、受领导重视、付出的努力基本上有所回报,家人和朋友都觉得我已经提前拿到人生的通关密码。而我却偏偏想挑战自己——越来越熟练的工作内容让我逐渐失去好奇心,每天几乎都和相似的人打交道让社交圈越来越窄,单位里那些年资长的前辈更是让我看到几年后的自己。

  新东家是个看上去朝气蓬勃的民营企业,最近几年在业内风生水起,提供的薪酬和职位还算不错,更重要的,那是完全不同的一个圈子和工作状态。但老领导语重心长地提醒我:“你在这儿多舒服啊,体制外可就是给‘资本家’打工了。而且你要知道,我们这种单位好出不好进,等你出去就知道这里的好处了,到时想回头都难。”

  我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离开。30岁到来前,我想换一种方式生活。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告别仪式,和旧同事吃了三次散伙饭,内部工号注销前在办公平台上群发了一封写到凌晨3点的告别信,转档案那一天用手机拍下每个环节,然后还在单位的大门口前留了影……简直就和大学毕业时一样。我以为拥有一场隆重的告别就可以迎接新的开始,事后证明,我把跳槽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

 对于一个离开大学就在体制内工作的人来说,离开体制无疑是对旧日生活方式的一种颠覆,新的同事,新的圈子,新的工作方式,新的节奏,新的角色定位……不亚于大学毕业初入职场的冲击。当我还沉浸在离愁别绪时,新的打怪游戏已经开始了,没人会等你调整好情绪再进入战斗,体制外的世界只有一个法则,弱肉强食。我在新东家第一个季度就没有完成工作量,考核时亮了黄牌。

  跳槽带给我的不是新鲜和刺激,而是各种不适应。入职手续的琐碎就足以把我搞晕,我从没有自己存过档案,也不知道社保、医保、公积金怎么转,因为此前7年都不需要关心这些,单位里的行政阿姨比你还上心。新公司的一切都不顺眼,人事总监连个办公室都没有,交通和餐费报销发票居然还要自己贴,同事之间关系淡漠很少聚餐,工作严格按照计件考核,半年不达标就走人,企业文化就是打鸡血鼓励竞争……

  我陷入对原来单位的怀念中,开始处处比较,陷入莫名的焦虑和恐慌中。“如果半年之后被辞退那多丢人啊,岂不是被老同事看了笑话?”“我必须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我必须努力!”“这公司什么啊,以前我们……”“我的选择错了吗?”“如果半年之后……”在这些死循环的心理活动中,根本无法进入工作状态。

  回过头来想想,离开体制实际上就是一次成人礼。体制内稳定、无压力的环境和大学校园是多么相似,同事间也更像师生、同学那种有温度的关系而不是体制外残酷的竞争,实际上那些年我还是像个孩子,在家长式领导的庇护下,根本不知道职场到底是什么样子,因此把跳槽想得太简单了。

  我开始寻找新工作和老工作内容的相似之处,从心理冲击最小的地方入手,很快就完成了一个颇受好评的项目。抱怨必须马上停止,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不要关注那些无谓的细节,关键在于现在的工作能不能给你创造平台与未来发展的空间。放下抵触情绪后,我开始用另一个角度想问题:没有办公室没有行政人员服务,是为了压缩不必要的开支,不像老单位那样人浮于事;同事之间关系淡漠是因为大家都是工作关系反而简单,朋友又不一定非要在工作中找;严格的考评就是体制外的游戏规则,既然选择出来就要学习新的法则,没什么可抱怨的。

  有一次回原来的单位取之前落下的东西,老领导关切地问现在工作怎么样、有没有后悔。我笑嘻嘻地说:“没有呀。”这个回答里面当然有水分,但重要的不是我说什么,而是做什么。我要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不仅是对他们,更重要的是对我自己。

  之前我把跳槽看得太容易了,之后我似乎又把跳槽看得太重了,难道它就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吗?不过是又一场毕业而已,告别前说一次再见就够了,没必要给自己太多精神负担,踏踏实实做好该做的事,转折就已经过去了。(孟璐)

文章来源: 教育新闻
责任编辑: 教育新闻网